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作者:酸奶没泡沫,制图:孙绿


欧洲难民局势最近又有了新的进展。


三天前,保加利亚当局应希腊的要求,故意打开了能够调控希腊和土耳其界河——埃夫罗斯河水流的伊瓦洛夫格勒大坝。这条巴尔干大河河水位骤升,沿着希腊-土耳其边境泛滥,目的也很简单:阻止非法难民从土耳其越过河流进入希腊。


难民陆上去希腊需要过埃夫罗斯河,伊瓦洛夫格勒大坝则位于埃夫罗斯河的上游(底图来自:shutterstock@AridOcean)


而目前在希土边境逗留、试图非法越境进入希腊的非法移民,人数已经上万。他们的出现与几天前土耳其的政策开放有直接关系——2月29日,总理埃尔多安宣布,土耳其已向难民开放通往希腊、保加利亚等欧州国家的边界。


而本想冲进欧洲寻求庇护的他们,没有等来欧洲人欢迎的队伍,而是看到了一条滔滔大河。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土耳其开闸放难民,欧洲就开闸放水(图片来自Izvora  / Wikipedia)


难民哪里来


2019年年底以来,土耳其与叙利亚政府军在叙利亚西北部的军事冲突日益加剧,至今造成大量叙利亚人逃离自己的家园,这也是本次希腊要阻挡的非法难民的最大来源。


叙利亚政府军曾经三面作战,如今南线基本平定,库尔德方面也已缓和唯有西北部,强硬且有土耳其作为后援


位于叙利亚西北部的伊德利卜省与土耳其接壤,是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和极端组织的最后一块主要底盘,因此叙利亚政府军一直希望收复该地。


去年12月以来,叙利亚政府军在俄国的支持下对伊德利卜发起了新一轮进攻,与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展开战斗,到今天已经收回了其大片地区。


地盘换来换去,每次最倒霉的还是人民群众(其实我觉得战场摆拍实在太多了),2019年12月伊德利卜废墟(图片来自:SS studio photography / Shutterstock.com)


不过这种做法与土耳其的利益存在冲突,毕竟在过去的9年冲突中,俄罗斯和土耳其在叙利亚支持的是对立的两方。近期以来,俄罗斯支持的叙政府军和土耳其军常常爆发正面摩擦,且双方在伊德利卜的交火中各有伤亡。


若是有幸存活,还是要去逃难的(图片来自SS studio photography / Shutterstock.com)


为缓解伊德利卜的局势,俄方和土方在2月时已经谈判数次,但均未能取得明显成效。而俄方认为,冲突升级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土耳其未履行俄土两国2018年9月达成的、旨在监督叙利亚停火的《索契协议》。


索契协议本意是在政府军与反对派之间建立非军事区,但对于双方来说,其实只是多出了准备开打的时间,土耳其也不会放弃自己的盟友,何况还要出兵库尔德(底图来自:google map)


终于,在2020年2月27日,俄罗斯空军和叙利亚阿拉伯空军在叙利亚伊德利卜的巴尔云(Balyun)对土耳其军队进行了两次空袭,造成约50名至100名土耳其士兵死亡,数十人受伤,这也成为自土耳其军队介入叙利亚内战以来遭受的最致命单次袭击。


其实是个很小的地方,放国内可能就是一个村,想象下这小地方经历了两次空袭(图片来自:google map)


遭遇空袭过后,土耳其也作出报复回应。据土耳其国防部表示,他们已经消灭了329名叙利亚政府军,摧毁了叙政府军的直升机、坦克、装甲车、弹药库火炮和榴弹炮等等数十件军事装备。


俄土争霸,苦的是叙利亚百姓,无家可归难民只能逃出叙利亚奔向土耳其。面对汹涌的难民潮,埃尔多安于2月29日宣布,向难民开放通往希腊、保加利亚等欧洲国家的边界。而此前,土耳其于2016年与欧盟达成了一项协议,只要土耳其阻止难民流向欧盟,便能获得欧盟的60亿欧元援助。


家已经被炸了,只能举家搬迁,首选欧盟,留在土耳其也凑合(图片来自:Karam Almasri / Shutterstock.com)


面对战争带来的混乱局势,土俄双方加快了谈判进程,进入3月后,战火终于有渐渐消停之势。3月5日时,埃尔多安与普京达成停火协议协议,规定交战方在3月6日凌晨起停火。


放话之后仅仅两天内,已有超过7.6万名难民经由与希腊、保加利亚接壤的埃迪尔内省离开土耳其。


过了河就是希腊,过了希腊,德国就不远了(底图来自:shutterstock@AridOcean)


战火是暂歇了,但最新逃出叙利亚的100万人还是没敢回家,他们中的大多数还滞留在土耳其,1万多先头部队则聚集在了希腊和土耳其边境。


进入希腊


希腊和土耳其的边境长206公里,大部分都挨着埃夫罗斯河,其中还有12公里的平坦地区,该区域也也被看作非法进入希腊的“黄金通道”。


地中海都能过,过这条小河岂不易如反掌?(图片来自:google map)


2月末,在土希边境难民成堆之时,希腊方面已开始阻止难民进入:2010年一年,就有超过10万难民非法进入希腊,给本就濒临崩溃的希腊财政和社会秩序造成严重负担,希腊已经“不能再承受这么高的数字”。


都知道德语区待遇好难道希腊人就不想去么(图片来自:google.com)


如今为了控制边境难民局势,希腊已经对边境一侧的设施进行加固。不过面对胆大勇猛且身手不凡的难民,警方还是难免与难民在埃夫罗斯河旁的边境检查点持续发生冲突,前者还通过喷射高压水枪、搭设催泪弹等手段装备阻拦难民入境。


难民与希腊警察在土耳其-希腊边境发生冲突,2020年2月29日,土耳其-埃迪尔内(图片来自:deepspace / Shutterstock.com)


3月1日,希腊将边防强度提升至最高级别,并宣布一个月内不接受避难申请,对非法入境者将立即遣返原籍国,又于最近几天表示将继续“扩建三个地带的边境墙”,扩建总长度大约36公里,继续对希腊与土耳其之间既有边境墙实施加固和升级。


墙还没高到爬不过去的程度,2020年3月4日,土耳其-埃迪尔内(图片来自:deepspace / Shutterstock.com)


而此时的土耳其似乎在跟希腊对着干,已在3月5日派出约1000名特种部队保护希腊边境的难民,阻止希腊将移民赶回土耳其;同时网络社交平台还有视频披露,土耳其在悄悄“做坏事”:夜幕时分,一架土耳其装甲车开到土希边境的围栏和铁丝网边,试图把围杆拆掉。而此时暂居在边境的难民开始寻找翻越栏杆,进入希腊境内的机会。


双方有来有往(图片来自:Bulgarian Military/ YouTube)


即便边界封了,陆路行不通还有水路可走。


数百名非法移民试图从埃夫罗斯河漟水入境希腊,而希腊的海岸警卫队也早已出动拦截搭载移民前往希腊岛屿的船只。


试试水深,拿命一博,2020年3月3日,土耳其-埃迪尔内(图片来自answer5 / Shutterstock.com)


其实对于很多难以从土耳其合法进入希腊等欧盟国家的难民而言,埃夫罗斯河是很重要的“路”。这条河发源自保加利亚的巴尔干山脉,蜿蜒而下几百公里后注入爱琴海,整个流域面积约为5.3万平方公里,流经保加利亚(66.2%)、土耳其(27.5%)以及希腊(6.3%)三国,是巴尔干地区最重要的河流之一,在历史上也是一条地区黄金水道。


“色雷斯”地区真的是欧洲之门(底图来自:shutterstock@AridOcean)


而自21世纪以来,该河流业已成为许多试图逃离暴力冲突、寻求未来更好经济机会的非法移民的主要途径。尤其是当欧盟与土耳其达成协议,限制接收通过海路来到希腊的移民后,这里更是成为了热门的“入欧”通道。


埃夫罗斯河畔,常年难民成群结伴,2020年3月3日,土耳其-埃迪尔内(图片来自answer5 / Shutterstock.com)


在2010年代移民危机最严重时,许多人拖家带口扶老携幼,乘坐偷渡贩子的破船,或半淌半游地越过河水,但也有很多人在试图渡河时水位高涨,最终被激流吞噬,直到水位降下去尸体才浮现。


关于渡河人员总共的伤亡人数并无确切数据,但在希腊,埃夫罗斯是埋葬身份不明移民最多的地方:2000年至2017年,该地共发现约352具尸体,其中仅有105具的身份得到确认。


虽然这河不算很宽,但设备更加简陋,2020年2月29日,土耳其-埃迪尔内(图片来自:deepspace / Shutterstock.com)


如今,仍有数百名勇敢的难民企图渡河,所以希腊向保加利亚请求,打开位于其领土南部罗多彼山东部、阿尔达河上的埃夫罗斯河水坝(Ivaylovgrad Dam),以让河流水量泛滥,阻止想要以身一试河水深浅的非法难民。


水流平缓时还能应付,大水一来就不要往上送了,2020年3月3日,土耳其-埃迪尔内(图片来自answer5 / Shutterstock.com)


难民何处去


虽然保加利亚在此次难民边界危机中掺和了一脚,但对该国而言,这次难民涌动的影响实际较小,有传言说数十人因试图进入保加利亚而被拘留,但官方尚未证实该说法。


按理说,本次保加利亚应对难民的能力并不弱。在2015年的那次“难民大迁徙”期间,保加利亚在收容和帮助寻求庇护者方面存在问题,主要表现在缺乏营地、管理混乱、职责不明等。但之后该国吸取了教训并着手改善,如今保加利亚可以轻松容纳多达10万难民,并为他们提供住宿、医疗检查等基本援助。


正常到达保加利亚境内的难民,也可到移民局窗口办理合法手续(图片来自A_Lesik / Shutterstock.com)


然而情况是,经济同样困难的保加利亚,目前的立场与希腊类似,坚决不让难民进入,并且也已派出了由400人组成的部队准备采取行动,并在需要时加强边境管制。


面对无法安置的难民,希腊在巨大压力下表示,将在靠近保加利亚边界地区的色雷斯(Serres)北部地区建造一个难民中心,安置在3月1日之后到达的人,并择时将他们遣送回国。


建在Serres的希腊难民中心,却对保加利亚的压力更大,因为太近了(图片来自 yiannisscheidt  / shutterstock)


对此,保加利亚国防部长表示不满:“在靠近我们边界的希腊一侧,为非法移民提供便利的设施,必将造成紧张局势加剧。这太荒谬了,不是一个邻居该有的行为。保加利亚军队已准备好作出反应,我不会允许新移民来到我们的国家。”


赶鸭子上架?这谁会愿意呢(图片来自Krasimir Karakachanov / facebook)


不仅保加利亚,希腊作为从土耳其进入欧盟的头号关口,其边境乱状自然也引起了欧盟的慌张情绪,后者不得不尽快决定对安置难民进行支援。


在希腊总理陪同下,欧盟“三驾马车”负责人欧洲理事会主席、欧盟委员会主席和欧洲议会议长前往埃夫罗斯地区查看非法移民状况,随后在记者会上表示“希腊边界是欧洲边界”,对边界的保护对欧盟的未来非常重要,还承诺向希腊提供“一切所需支持”确保希土边界的秩序正常。



说的确实没错,还好土耳其不是欧洲的边界


随后,欧盟宣布将向希腊提供7亿欧元资金用于难民安置,其中一半立即交付;欧盟下辖的欧洲边境管理局会向希腊派遣一支“快速干预”队伍,包括100名边管人员及海岸巡逻船、直升机和车辆协助管控局面。


除欧盟外,有个别欧盟国家也愿意对安置难民施以援手。如德国政府官员在3月9日表示,考虑到欧洲边境局势和新冠状病毒传播的紧急情况,愿意协助安置大约1500名在希腊难民营的儿童;法国马克龙也表示将于希腊和保加利亚站在一起应对难民危机。


那么为什么土耳其突然翻脸了呢?


到去年年底时,土耳其已经接纳了370万叙利亚难民,而伊德利卜冲突又为土耳其带来了近百万人。对此,埃尔多安表示,难民再度涌入让土耳其已经不堪重负,欧盟应当负起责任,倒也是句实话(尽管始作俑者自己也算一个)


当然,更直接的原因是土耳其方面声称,此前欧盟承诺给予的60亿欧元援助,至今也未完全到账。当欧盟真急了,再度提出给土耳其援助以换取难民管控时,土耳其也没予理会,这或许就是奥斯曼遗民的骄傲吧。


参考资料

https://balkaninsight.com/2020/03/03/bulgaria-fails-to-broker-turkey-greece-summit-on-migrants/

https://bulgarianmilitary.com/2020/03/08/turkish-armored-vehicle-tried-to-destroy-greek-border-wire-fence-video/

https://www.thenationalherald.com/290889/bulgaria-doesnt-want-greece-to-put-refugee-center-near-border/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作者:酸奶没泡沫,制图:孙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