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WeLens(ID:we-lens),作者:Lens,题图来自:《小丑》


电影《小丑》在斩获威尼斯金狮、金球奖影帝后,又在奥斯卡获得了11项提名。


影片透露着一种密不透风的黑暗感,其中,“小丑”亚瑟不能抑制自己的“狂笑症”,更是让人感到压抑,也很震撼。


在地铁和公车等种种场合无故爆笑的亚瑟,受到了恶意毒打


对于正常人来说,这样的疯癫或许是强化了剧情的推进,而对生活中患有这一症状的人,却是在《小丑》中看到了自己,也看到了生活的残忍。


来自弗吉尼亚州的斯科特·罗坦说, “看《小丑》的时候感觉在照镜子”。


斯科特·罗坦发病


斯科特和亚瑟一样,患上了这种叫做 the pseudobulbar affect 的病,简称 PBA,中文学名是“假性延髓情绪”,日语译名叫做“情动调节障害”。



它的症状通常体现在不分场合的、无法控制的大笑,或者是抑制不住的哭泣,在极少数案例中,两种情况都会出现。


会患上这种疾病的人群范围比较广,受过脑损伤,得过多发性硬化症、中风,或是诊断了阿尔茨海默及其他痴呆症的人,都有可能被PBA的阴影笼罩。

       

       

PBA 的发作通常是突然且不可预测的,一些病人会将之描述为“像癫痫发作一样”,而每次发作会持续几秒甚至几分钟,一天内也完全可能多次发作。


尽管不像其他疾病一样,会对患者的身体带来严重的损伤,但 PBA 却可能严重影响患者的社会功能及其与他人的关系。


这种突然的、频繁的、极端的、无法控制的情绪爆发,会导致社交上的恐惧,干扰日常生活。

       

        

这位被《小丑》触动的斯科特,患上的便是由多发性硬化症引起的,频繁且突然的“狂笑症”。


谁会不喜欢笑呢?但是当笑容不再来自于真正的快乐,甚至都不来自于理智告诉你“最好陪笑”的必要场合,而是大脑不由分说的指令时,笑就成了一种彻底的负担。


斯科特有时候会突然大笑,笑起来能持续十分钟以上,而且要笑到自己咳嗽或窒息才会停下来。

       

斯科特·罗坦发病


外出到餐厅吃饭的时候,经理会要求斯科特离开,因为“服务员们感觉非常不舒服”。


当他跟朋友出去随便喝杯酒,周围总有人觉得斯科特故意在嘲笑和挑衅,会走过来直接开始打架。


有时候即便斯科特努力跟别人解释,对方都不会相信他,他便只能把朋友录的自己发病时的视频给对方看,以期获得谅解。



斯特科朋友录下来的这段狂笑,确实和《小丑》里的演绎颇为相似


在一场很重要的工作会议上,斯科特曾经抑制不住地大笑,遭到了同事和合作伙伴的侧目,因为自己的无法控制,在职场上带来了严重后果,这让他感到身心俱疲。不过这都不是最极端的情况。


在2003年的时候,斯科特和一行亲友刚刚结束订婚派对,一辆卡车撞了他们的车,斯科特的未婚妻当场死亡,母亲受重伤送医,3天后也不幸去世。

       

        

斯科特至今都没法忘记,他在车祸现场、未婚妻的尸体旁大声爆笑,被警方团团围住盘问的场景,“我真的无法控制自己,但其他人都觉得我是个冷血怪胎”。


在未婚妻和母亲的守灵夜,斯科特不得不回避所有人,缩在角落里,独自放声大笑。

        

斯科特与未婚妻


在看完电影《小丑》之后,斯科特跟记者说:“我认为菲尼克斯演得挺好,那种无能让自己停止狂笑的感觉,他演出来了。在那场公交车的戏里,我感觉他经历了一种很深刻的被拒绝感,和我的日常生活挺像的。”


斯科特说:“那种拒绝感,人们看你的那种眼神,会留下深深的烙印。你试图解释,但是旁人心里早有预设,认为你要么磕嗨了,要么就是神经病。那种被隔离的感觉,那种不被被人理解的沮丧,都被演出来了。”

       

亚瑟在公车上疯狂大笑,被一名母亲鄙视


事实上,就像电影《依然爱丽丝》努力呈现阿尔兹海默患者的艰难日常一样,《小丑》这部电影对PBA群体的刻画,也是做了些功课的。


菲尼克斯在采访中说道:“那些无法控制自己的人,会大声狂笑却面部痛苦的人,我努力再现他们。”

       

        

即便《小丑》对暴力的呈现和社会问题的讨论多有争议,但是它PBA患者的关注,对这个人群在电影中的细致刻画,让普通人有了多一分的理解,也让这些人看到了些微希望。


国内对PBA的研究暂不成熟,但根据2016年脑损伤协会在美国做的研究报告,大约有200万美国人经历着不同程度的PBA困扰。

       

       

而一部讲述 PBA 病患生活的《笑泪之外》(Beyond Laughter and Tears) 纪录片,也让我们对PBA式的“孤独”有了更进一步的理解。


从小就性格开朗、有着飞行梦的柯克·约翰逊,因为一场中风,变成了一个“失控的人”。

       

柯克·约翰逊童年照


曾经的柯克,会专门跑到机场去待很久,看着飞机起起落落,会主动去跟飞行员和地勤人员交朋友,并且一到年龄就接受飞行训练。


但是中风的突然来临,严重影响了他的右脑,也葬送了他的飞行梦。

       

       

柯克在急诊室里待了8个小时后,虽然情况得到了缓解,但是他却患上了不可摆脱的副作用:在各种不合时宜的场合大笑,比如说在祖母的葬礼。


“我当时坐在椅子上,祖母的遗体就在前面,我就坐在那儿,难受,很想哭,但是最后却放声大笑。周围人看我的眼神感觉是,‘这人恐怕是个疯子’,那种感觉很痛苦。”说着说着,柯克笑出了声来。

       

       

柯克的父亲说,其实柯克一直是个很正能量的孩子,成长经历都很开心,不过,现在跟他说话的时候,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会无法控制地疯狂大笑。

       

       

如果说,无从控制的大笑剥夺了对快乐的正常表达,那突如其来的大哭同样也会让身边的人摸不着头脑。


来自密苏里州的鲍比·里奇,一个曾经对自己男子气概引以为豪的卡车司机,成日被不打招呼就流下的眼泪所困扰。

       

       

在一个平常的工作日,鲍比在卡车后面卸货的时候,失去了意识,货物倒塌,都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出院之后的他,却发现一个简单的电视广告,儿子并不特别的一句话,家里狗狗们的一个眼神,都会让他产生哭泣的强烈冲动。

       

       

不肯服输的他回到驾驶座,才发现那些突如其来的情绪,让他根本没法很有效地刹车、换挡,保持集中。


在见过了无数医生和神经科学家后,鲍比得到了口径一致的消息:“你这辈子完了,你再也不能开车了。”


身边的一些朋友和家人都表示,鲍比你这个样子,我们没有办法跟你相处,你要学会控制你自己,否则我们就只能保持距离。就这样他失去了一些朋友,也被迫疏远了一些家人。

       

       

在卡车维修店铺和当司机的父辈中长大的鲍比,如今不太喜欢出门了,总是动不动就掉眼泪这件事儿,让他觉得,“自己不像个男人”。


妻子苏珊说:“我觉得好难。我每天都像在认识一个新的鲍比。我时常帮不上忙。”

      

        

来自加州的黛安娜·赫利 (Dyanna Hurley) 和鲍比有着一样的症状,都是因为不幸患上中风,便开始抑制不住的大哭。


于是对她来说,哭再也不是情绪的宣泄或者释放,而是误解的根源。

       

       

在去过医院之后,医生给她的建议是,让黛安娜去吃一些抗抑郁的药,这让她很崩溃。


美国很多医生对PBA的了解并不够,虽然二者的症状都是大哭,但病理完全不同,故而也不能简单地进行“治疗”。


目前一些代谢抑制剂证明有效,但家人朋友的关爱和理解往往更重要。


黛安娜在镜头前一边哭着一边说:“我真的没有不开心,我没有难过,我只是控制不住哭泣,这不是我干的,这是中风干的。每个人都不一样,我真的没有不开心。”

       

        

或许在读这篇文章的你,并没有那么了解PBA,但是人人都了解孤独。


时至今日,多少人当上了现代都市的游牧民族,得不到家人的认同,在同事中感到另类和孤独,觉得另一半不懂自己,就连独处,也充满了孤独。


而 PBA 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它把那种孤独感推到了极致。


即便你被爱你的人围绕,即便你的情绪和大家有着极强的共鸣,你仍然会感受到孤独,社会属性的孤独。

       

       

想象一下,面对所有无奈,悲伤,愤怒甚至绝望的时候,你都只能狂笑。是一种多么奇怪的痛苦。


同样地,在最不经意、最平淡无奇的瞬间,你却没缘由地哭成个泪人,又是一种多么无助的脆弱。


你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必须长一个样子。


对比而言,大部分普通人都认识不到,人的真实情绪和肢体反馈并不是完全同步的,在PBA的案例中,就呈现出了最极端的反差。


而这些患者真的很需要被理解和被接受,他们没有做错什么,只是因为脑损伤或者神经损伤后产生了一个并发症,就开始被所谓的正常人误解嫌弃和疏离。


随便翻看下知乎上的相关问题,就能发现许多人其实有着这样的困扰,但却不知道怎么办。


程度较轻的人,明明很紧张,却会在班级发言时突然爆笑,不但没人出来化解尴尬,反而被老师和同学集体指责。

      

       

严重些的案例,有看见奶奶去世的时候,爷爷在灵柩前控制不住地爆笑,或者领证结婚宣誓时,妻子明明喜不自胜,却当着民政局工作人员的面,抑制不住地大哭,让丈夫至今都不能释怀。


这些或者困惑或者痛苦的时刻,引起了家人间的争吵尴尬,或者也给重要时刻抹上了一些阴影。


在纪录片中,一名PBA患者说:“人们应该去理解我是什么样子,并试图接受,但是他们并没有。”


那一切就像是封闭的山谷突然被凿开,大风无休止地刮进来。


而我们大多数人能做的,不过是对这种痛苦,多点怀有敬畏的想象力。


请原谅,他们并非有意冒犯。

       

       

主要参考资料:


https://www.ladbible.com/community/interesting-man-who-suffers-from-compulsive-laughter-like-joker-discusses-disorder-20191016

https://www.prnewswire.com/news-releases/beyond-laughter-and-tears-a-documentary-about-pseudobulbar-affect-pba-premieres-in-washington-dc-presented-by-the-brain-injury-association-of-america-and-avanir-300235571.html

https://vimeo.com/304899707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04232303/answer/543172163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WeLens(ID:we-lens),作者:Le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