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教育部推出了首批490门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其中7成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武汉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四川大学等高水平大学,院士、教学名师、长江学者等名家名教授领衔的课程也占70%。

这些课程有个国际通用的名称,叫慕课。这几年,打破教学时间、空间边界的慕课走红全球,中国的慕课建设与应用也呈现爆发式增长,有关高校和机构自主建成10余个国内慕课平台,460余所高校建设的3200多门慕课上线,600多万人次大学生获得慕课学分,5500万人次高校学生和社会学习者选修。目前,我国慕课数量居世界第一,有200余门慕课登陆国际著名课程平台,“清华汉语”等中国慕课进入2016年国际著名课程平台前列。

我国优质教育资源总量不充分、分布不均衡,慕课很好地弥补了高校之间、城乡之间、乃至东中西部之间的教育鸿沟,有利于促进教育公平。以哈尔滨工业大学此次入选的“大学计算机-计算思维导论”为例。这是教育部倡导面向全国600万大学新生开展计算思维教育的重要课程,需要对传统课程内容进行大幅度改革与提升的课程。很多高校教师和领导在推动教学改革过程中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原因是课程创新难、学习效果提升难和高水平师资短缺。

但是借助慕课的形式,课程团队构建了一种学生为本的“大班教学+小班研讨”相结合的教学新模式,既能发挥小班研讨的互动性,又弥补了许多高校高素质教师短缺的遗憾,提升了学习效果。上线至今,累计有60余万名学员学习了该课程。

另一所顶尖高校北大同样如此。迄今,北大已经开出了100多门慕课,东西部课程联盟汇集了上百所大学的优秀资源,向上千所大学提供在线学分课程,累计惠及上千万学生,其中近三分之一来自西部12省市自治区。

几乎每一门慕课都能从一间教室延展到城乡无数学生的电脑屏幕、手机屏幕上。尤其是在缺少优质师资的中西部地区,学生能够共享北大、清华、人大等顶尖高校的教学资源,隔着屏幕与名师交流,较好地解决了教育发展不均衡问题。一个慕课,托起M所学校,支撑N个课程班。大规模应用实践说明,这是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慕课应用之路,创新了教育资源共享模式,实现了不同地区高校的协同发展。

如果把眼光放得更长远,就会看到慕课的意义不仅在于缩短课桌之间的距离。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正给人类社会带来一场深刻的变化。全球化浪潮涌向教育领域,互联网正在创造无限可能。大学作为现代社会中的一种传承文明和面向未来的枢纽机构,在这种变化中不可能置身世外。

慕课的发展证明,在现代技术条件下,有质量、低成本的开放式大规模在线教学活动已经可以成为常态。一所顶尖高校的卓越教育也能够惠及社会大众,而不仅是本校学生。在网上火爆多年的哈佛公开课,就大大提升了哈佛在全球师生,乃至学习爱好者心目中的地位。

跟传统的教学方式相比,慕课作为一种在线教学模式,充分利用了现代人的零碎时间,不仅可以自主选择学习内容,还以其测试和讨论的形式相结合,以“学”为主,以“授”为辅的新颖教学形式,激发了学生学习的自主性和积极性,有助于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和思维能力,而这些,是建设终身学习型社会的基础。

在终身学习型社会中,学习不一定是为了学分,也可以是为了提升自己,为了满足好奇心。首批推荐的课程已经体现出了这种趋势,其中不仅有北京大学的生物数学建模、艺术与审美,清华大学的教育社会学、电路原理,北京中医药大学的针灸学导论,苏州卫生职业技术学院的急救基本知识与技术,青岛职业技术学院的服装色彩搭配,甚至还有国际关系学院的解码国家安全等课程。基本上,只要动动鼠标、动动手指,所有人都能找到自己感兴趣的课程,而且完全免费。

活到老,学到老,互联网让一个终身学习型社会变得触手可及。我们可以畅想这样的未来:所有人都可以成为北大、清华、人大,乃至任何一所他感兴趣的高校的学生,跟着北大名师学中文,参与北师大的心理学课堂,甚至一时兴起,“去”中国传媒大学学习播音主持,都可以。而学校将为学习爱好者提供终生学习服务,助力他在职业生涯和人生旅途中的成长。

(责编:徐晓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