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朱永华

目前,我国上线慕课数量已达5000门,总量居世界第一,来自高校和社会的选学人数突破7000万人次,逾1100万人次大学生获得慕课学分。在线课程教学已成高校对学生评价的重要组成部分。但随着学习空间从传统课堂转到线上,一个以付费刷课的灰色产业链也逐渐形成,只要大学生愿意付费购买,即可享受“代学网课、代考试”的一条龙刷课服务,轻松就能拿到该门课的好成绩。

按说,大学生都已经成年,好不容易考入高等学府,更应当珍惜4年的学习时光,即便是从传统的课堂教学转移到线上,没有老师在身边监督,也应该自觉自律,踏踏实实的学完每门专业课程。以优异的成绩走出校门,不仅让4年时光没有虚度,无愧于自己和父母,也能更好地实现人生价值。

但颇为遗憾的是,一看就知道是自欺欺人的“代学网课、代考试”等所谓的一条龙刷课服务,却偏偏被不少在校大学生所推崇。因为生意火爆,不仅有大学生专门从事“付费刷课”的多层级代理,更有不少大学生索性将网上学习课程全部交给代理刷单,自己则吃喝玩乐打游戏。原本由优秀师资组成、寄希望通过线上授课让更多学子获得良好成效的教学模式,反过来不但形成了灰色商机,甚至骄纵出了大学生的学习惰性,这不能不说是一种事与愿违。

可以肯定的是,由传统的课堂教学逐渐转移到上线慕课,让大学生既能在时间上自主掌握,更能对授课老师有充分的多样选择,这也是科技发展进步给教育带来的新的模式蜕变,只要大学生能够自觉自律的用心学习,比传统课堂教学势必更能收到预期成效。然而,这一优秀的现代教学新模式,反而变成了“学历注水机”。调查显示,异常火爆的付费刷课,大学生只要按每门课程付费区区几十块钱,“商家”就能提供包括“代学网课、代考试”甚至获得高学分的“一条龙”服务,完全不让大学生“消费者”费一点心思。通过付费刷课最终获得的学历,其“含金量”还能有多少?

当然,也需要思考的是,有些大学生无奈选择付费刷课,除了自律性差和缺乏学习主动性之外,也在于某些线上教学古板,甚至是对着教材照本宣科。学科对学生缺乏吸引力,授课视频在旁边播放,但看视频的学生却“人在曹营心在汉”。另外,学分的评价体系也存在问题,有学生按部就班跟视频上课和考试,最后所获学分居然比花20元刷课的同学差了一大截,而类似情况不是个例。有高校问卷调查显示,该校开设线上课程的74人中,有66%的大学生表示会通过“朋友介绍刷课平台、淘宝上搜索购买、高校供需撮合平台QQ群、挂机”等方法进行刷课。

现在,大学文凭含金量不足已成共识,而付费刷课灰色产业链的形成,尤其是其代理中还有不少在校大学生的参与,更是给大学学历添加一台“注水机”,这一现象,该引起相关方面高度重视并及时整治解决。(朱永华)